謝安國牧師

2018年6月的省選將會鹿死誰手?無人能預料!本文無意為本屆省選作出任何選前預測,乃是希望藉此提供兩個重要的概念,以協助讀者去分析兩個「變」。

第一個變,是指民心思變的變。執政黨能否連任,就在乎民心思變的程度而定,而這求變的程度和執政黨在過去的政績有關,若政績好,思變之心就不強,執政黨就可以連任;若政績很差,思變之心很強,那執政黨下台的機會就比較高。此外,有時隨著大環境的改變,選民思變不完全因為政績,也可能與面對大環境新的變數有關。

第二個變,是千變萬化的選戰。政績好的執政黨,未必能連任,政績差的執政黨,也可能連任,這是因為選戰是一個千變萬化的過程。開選時勝算在握,到選舉末期可能一敗塗地,這就是選戰的萬變。尤其在選民思變不是很強烈情況下,一場選戰如何推展,往往有決定性的影響。

*「在網絡世界裡,我們可以聽到或收看到世界各地神重用僕人的講道,古今中外應有盡有,內容也包羅萬有,有解經的、主題式的,可謂集講道資源於手機或電腦鍵盤上。反觀教會的主日講壇,傳道人辛辛苦苦的預備,講出來又遠比不上那些名牧⋯⋯不如我們主日崇拜時,就多播放這些講道視頻吧!」

這些想法聽起來似乎有道理,卻有幾個嚴重的問題。首先,若教會都採取網上名牧的講道,傳道人就沒有機會學習事奉成長,而且當那些名牧、老牧退休後,那麼講道授業是否就要失傳?此外,主日敬拜的講道不是單講道理,乃是聖靈在不同時代、不同文化,藉著祂的僕人,向祂的子民宣講的真理。不同的神僕各自面對獨特的群體處境,他們是受聖靈感動宣講神的道,適切自己群羊的需要;加上教牧個人生命與群體的經歷,與他所講的道有密切的關係。

一位網上或外地的牧者固然很有釋經心得和人生閱歷,能講得十分精彩,卻絕不能取代傳道人與會眾的關係。牧者去探訪、作教導、與會眾一起相交成長,就好像牧人悉心牧養群羊,與羊一起面對入生起伏跌宕,一同經歷掙扎痛苦、憂傷難過;牧人明白羊的需要,然後將從神領受的話語宣講出來,指引羊群走上正確喜樂的人生。羊群也認識牧人,與牧者一起成長,看到神如何透過牧者知道神的心意,並在自己有限的生命中,經歷神真實的同在。這種生命交流成長,牧人與羊的親密關係,網上精彩講道是沒法取代的。

主祐吾土

Written by 謝安國牧師
07 七月 2017
Published in 謝安國牧師

從《撒母耳記下》省思加拿大150

今年是加拿大聯邦(Confederat ion)成立15 0周年。這個聯邦國地大人稀,在短短15 0年間,從殖民地發展為問責政府,組成聯邦政府,在歷史舞台上扮演重要的角色。在兩次世界大戰中,加

拿大積極參與,無論在歐陸和亞洲戰場,都留下不少加國人民的血淚,得到世界許多國家的認同和讚揚。加拿大和強大的美國相鄰,卻發展出獨特的社會文化。在科技、經濟、文化上都有卓越的貢獻,這是加拿大引以自豪的事。在過去幾十年間,加國移民從昔日來自歐洲的白人為主,已轉型以東南亞洲為大多數,令許多大城巿都譜寫不同文化的色彩。這裡有不同的族裔群體,沒有太多的仇恨和矛盾,是國際間多元文化(multi- culturalism)比較成功的例子。

社交媒體與福音廣傳

Written by 謝安國牧師
07 四月 2017
Published in 謝安國牧師

我們想到社交媒體,腦海可能馬上出現所謂大眾傳播,如電視、收音機等以廣播或視像形式,把製作好的材料藉大氣電波傳送出去。後來有了互聯網,網站也採用這個模式,把材料放上網頁而透過互聯網傳出去。不過互聯網要搜索,要被人找到,不同搜尋軟件便應運而生。

時至今日,網絡上的媒體有了新局面,不再局限於網站的資訊,不再停留傳統的媒體方式。個人手機不同程式的社交媒體,如FB WeChat,WhatsApp,Line,Instagram …. 等等,把人直接連接起來,接觸公開或暗角裡的讀者、聽眾和觀眾。人與人之間在網絡社交媒體中建立不同的群組,開拓牽連甚廣的信息流傳、言論空間、分享平台,帶來新的互動和嶄新的資料傳播方法。基督教的福音佈道、培訓門徒、關懷社區,必須更花心思運用無限大的網絡工具,才能滿足今日社會人們的需要。

2017: 150 和 500 的啟迪

Written by 謝安國牧師
16 一月 2017
Published in 謝安國牧師

2017年是加拿大立國150年國慶這個地大人稀、近北極寒冷的國家,從原來的殖民地社群,結集成聯邦。加拿大擁有豐富的天然資源,有來自世界各地的移民,具備勤奮苦幹的精神。數百年來,建立了民主、法治、自由的社會,儕身全球七大發達工業之列。

除了上述成就,加拿大也是基督教差派宣教士的國家。過去百多年來,加國不同宗派差派了許多宣教士到世界各地工場事奉,不懼艱辛,甚至付上生命的代價。可惜隨著世俗主義的發展,加拿大社會愈來愈走向後基督教社會的路,神所創造美好的事物,無論家庭、婚姻,甚至不同的性別,都被人定勝天的意識形態,試圖加以改變和推倒。

8月22至26日,華福大會在台灣台北的行道會美河堂舉行,全球不同地區約1500名華人教牧、機構同工領袖濟濟一堂;其中華基聯會七間教會共25位牧師、傳道和弟兄姊妹出席。每天上午九時至晚上九時,通過不同類型的活動:信息、地區報告、小組討論、差傳慶典,開拓與會者的屬靈視野,更深體會神在各地區的大能和作為。

現嘗試以“大”與“小”作為我對這次華福大會的感受。

問: 巴黎和馬里恐襲後,我們應否禱告求神懲罰恐怖份子?若這樣禱告,豈不是沒有饒恕的心?耶穌不是教導 我們要愛仇敵嗎?

答: 不錯,我們對仇敵不應懷恨,要以神的愛去愛他們,被「人打你的右面,連左面也轉過來由他打」(太5:39)。然而,愛仇敵的教導絕不能無限放大,甚至在邪惡勢力攻擊無辜者時,任由他們施行殺戮。

因為《聖經》除了教導我們要愛仇敵外,還叫我們要愛人如己、愛家人、愛鄰舍(路10:37)。在面對恐怖份子的傷害,我們必須保護家人和鄰舍,免受惡者的傷害。我們自己有時或許甘願被欺負、受委屈;但是若邪惡的人來攻擊和殺害我們的家人和鄰居,我們若撒手不理,豈不就違反了愛人的原則嗎?

此外,《聖經》不也教導我們要申張公義嗎?無辜的人受害,我們豈能坐視不理?害人的恐怖份子不是應該繩之以法嗎?邪惡份子向我們宣戰,我們怎能不起來保護自己和其他人,國際社會怎能不合力把惡勢力組織粉碎呢!

千禧一代

Written by 謝安國牧師
17 七月 2014
Published in 謝安國牧師

“Hookup”文化的反思

西方社會自六十年代起,大肆推行性解放的思想,鼓吹自由性愛行為,不再把性行為規範在婚姻的約制之內。隨著女權主義興起,避孕工具流行,加上生活和工作壓力的增加,年輕人(包括大專學生或剛踏進社會就業人士),逐漸不再以傳統二人墮入愛河的關係作主流,卻發展出多性伴侶、一夜情、同居關係等不同類別的戀受模式。

千禧一類(80及90後的出生一族)稱他們的“戀愛”模式為“Hookup”文化,這個名詞很難繙譯,網上盛傳為“勾搭”文化,不過這個譯法的貶意太強,80/90後男女絕不同意,因為他們認為自己的生活模式並沒有傳統道德賦與的負面意義;或者試將“Hookup”文化譯為“接鉤”文化,這個略為中性的字眼,可能較眾人所接受。

這是天父世界

Written by 謝安國牧師
23 八月 2013
Published in 謝安國牧師

在戶外教室靜思《詩篇》第八篇

談到學《聖經》, 我們馬上會聯想到在主日學教室聽老師講課的情景。各人打開《聖經》,全神灌注的聆聽,有時討論,有時提問,以期對經文的解釋和應用有更深刻的掌握。我們有沒有想過,教室不必局限於教堂內的主日學課室?現在,就讓我們進入神所陳設的戶外教室,一起來頌讀《詩篇》第八篇。

「耶和華─我們的主啊,你的名在全地何其美!」(詩8:1a)

˙ 耶和華(Yahweh)是以色列的神的名,名字不是一個稱號這麼簡單,它是代表神的本性,是神自己。耶和華是揀選拯救以色列的神,祂是守約、施慈愛的神。

明牧師週一的成就

Written by 謝安國牧師
03 六月 2013
Published in 謝安國牧師

明牧師姓明,當傳道人快二十年,被按立為牧師已十年,近年教會增長不錯,雖然他事奉的教會不在最前三強之中,但是因為頗有領導才幹,講道也不錯,也常參與一些基督教團體活動,在華人教會界薄有名氣,為人熟悉。幾年前,有些朋友稱他為“名牧師”(有名氣牧師之義),起初是半開玩笑的,後來叫得慣了,“明牧師”和“名牧師”變成相通了,他也不再介懷,反而心中是有點喜歡的。

這天是星期一,明牧師慣常到港式茶餐廳吃早餐。忙了一個週末,參加了好幾個聚會,又要講道,到了星期一是牧師的假期,他就喜歡來到這家小茶餐廳用早餐,吃一頓港式早餐,享受他摯愛的港式奶茶。已經是老華僑了,許多原來的生活習慣都放棄了,惟獨仍鍾情港式奶茶,每喝一口,總是回味無窮,想是回憶從前在香港的生活風味吧!他是讀理科出身,但其實內心很重感情,這份懷舊心,就是他情感表達的一面。

正喝了一口奶茶之際,忽然迎面走來一位中年男士,滿面笑容的說:「明牧師,你好,今天真榮幸在這裡遇上你。」

華基教會按照《聖經》教導,持守立場,反對男女同居和有婚前性行為。
去年11月《華基家訊》* 出版及在網上刊載後,引來不少正面的回響。
其後,我們收到一些有關這方面的疑問和難題,現試分解如下。

問:以前曾有性經驗,是否需要向未婚夫或戀人表白呢?
這對「失身」姊妹壓力尤其大,要如何面對婚姻生活或戀情呢?

答:《聖經》的婚姻觀是夫婦二人成為一體,這一體的境界是兩個人在身、心、靈三方面都合而為一,再無阻隔。所以兩個人若要共同走進婚姻的階段,就必須在適當的時候在這方面有深入的溝通,要排除任何攔阻兩個人達至一體的困難。

早前在一個年輕人的聚會裡,一位十來歲的女孩子坦誠地分享說,在她的學校裡,仍然保守貞潔的女孩子很少,她不斷受到同學的壓力,還不時帶著諷刺性的口吻,鼓勵她快點失去貞節,好像這才正式離開孩童階段,踏入成年人的花花世界!

在今天的教會裡,下列流傳的想法已經十分普遍:

「一紙婚書,算不得甚麼?有愛,又何必需要它?我們都真心相愛,一起生活,即使沒有結婚,比沒有愛的婚姻更好!」

「人人都希望找到真愛,若在婚前嘗試一起生活,可以確保是貨真價實!若不嘗試,又怎知雙方是否適合對方呢?」

男人與曠野

Written by 謝安國牧師
09 五月 2012
Published in 謝安國牧師

怎樣的男人才是真男人(Authentic Man)?

我想起年輕時看過的一幅圖畫:電視萬寶路香煙廣告中那位騎著馬的牛郎(Marlboro Man),他在一望無際的曠野內奔馳,在自由自在中,透露出帶著孤寂的真實感(Authenticity)。那廣告十分成功,所以許多人不知不覺間把真男人(Authentic Man)和萬寶路男人(Marlboro Man)連在一起!

話得說回來,男人的真實性(Authenticity)和曠野似乎結下不解之緣。男人要在「曠野」才能面對自己、面對神,從而得著意義和使命。

《聖經》中就有好幾位到曠野找著自己、又找著神的男人。

兩種屬靈觀

Written by 謝安國牧師
17 十一月 2010
Published in 謝安國牧師

兩種屬靈觀 (太6:1-8, 16-18)

何謂屬靈人?這是歷久常新的問題,歷代信徒在上帝面前花了不少心血,留下許多寶貴屬靈操練的遺產,其中不乏有效建立深度屬靈生命的方法。可是,無論是甚麼方法,屬靈生命的操練都不能逃避一個基本問題,就是屬靈觀是「以人為本」或是「以神為本」。

一.以人為本,活在人前,做給人看的屬靈生活

法利賽人可說是耶穌時代猶太社會的「超級屬靈人」,他們在社會與宗教上都有崇高的地位。可是,耶穌基督卻指出他們的屬靈觀從基本上就出了亂子,就是他們是以人為本。他們的動機是要得到別人的稱讚,所以不惜做出許多外表敬虔的事,以致得到人的美言稱許。他們在施捨窮人的時候,要吹號(唯恐人不知);喜歡站在十字路口禱告,又用許多的言語(為了得到人的注意);他們禁食的時候,總要面帶愁容,目的只有一個,就是要讓人知道他們在禁食,是多麼的屬靈,多麼的愛神。

活出基督的服侍

Written by 謝安國牧師
17 十一月 2010
Published in 謝安國牧師

在平靜的加利利海上,有一隻小船慢慢駛往靠近曠野那個方向的岸邊,船上坐著耶穌和祂的門徒,他們都十分疲倦。在剛過去的日子,耶穌和門徒分頭到處傳道,心力交瘁,實在需要找個地方歇息一下,於是他們暗暗地上了船,希望可以躲避群眾,上船往曠野去。

可是,群眾實在太渴慕神的話,他們依然收到耶穌落腳地點的消息,人群從四方八面步行到耶穌船隻要拍岸的地方。船要拍岸的時候,耶穌出來,看見許多人要聚集聆聽神的道。

「噢,我的天!怎麼這麼多人啊?」一位門徒說。

「放過我們,給我們一點吃飯的時間吧!」

他們都定晴看著耶穌,看他如何打發群眾離開。

跟隨基督-捨己委身

Written by 謝安國牧師
16 十一月 2010
Published in 謝安國牧師

〈華基家訊〉今年初推出「教會再思系列」,在過去幾期曾分別探討過「惟獨聖經」、「聖靈禱告」、「仰望十架」,今期是系列中最後一個主題:「跟隨基督」,重點思索教會是委身背十架的群體。本文嘗試從新約聖經幾位作者的教導中找出一些要點,反思教會委身背十架的意義。

一.    教會是背十架跟隨主的群體(福音書)

耶穌基督說得最清楚不過,祂向門徒發出呼喚:「若有人要跟從我,就當捨己,背起祂的十字架來跟從我。」(可8:34)作為基督徒,是跟隨耶穌的人,就當捨己,而背十字架就是捨己的表現。十字架是古羅馬帝國的刑具,用來對付罪大惡極的死囚,耶穌要門徒背十字架,要跟隨祂的人為主「喪掉生命」,把一「己」的生命釘在十字架上,從今以後,一生以主為首跟隨祂。保羅說得好:「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,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,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,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,是因信神兒子而活,他是愛我,為我捨己。」(加2:20)

Facebook Image

華基聯會

相愛合一 . 培訓門徒 . 增長植堂 . 普世差傳 . 社區關懷

地址: 2750 14th Ave., Suite G-05, Markham,
ON L3R 0B6

Tel: (905) 479-2236   Fax: (905) 479-2232
E-mail: admin@acem.ca
Website: http://www.acem.ca

Contact Us

Required *

  Refresh Captcha  
   

K2 Log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