陸馬潔慈牧師

再看禁食和祈禱

Written by 陸馬潔慈牧師
01 三月 2019
Published in 陸馬潔慈牧師

禁食祈禱是《聖經》中經常提到的一種屬靈操練。有人說:「禁食祈禱消耗我們的體力,卻餵養我們的靈魂(Fasting drains the body but feed thesoul)。」又說:「禁食是以身體去禱告(Fasting is praying with the body)。」究竟信徒為甚麼要禁食?

有人總覺得沒有禁食祈禱的教會是不屬靈,教會要常常操練禁食禱告;但是也有人認為禁食祈禱是在特殊需要和情況下才實行,不是為禁食而禁食,必須有特別的需要和目的,教會才發起禁食禱告。

在個人層面,禁食祈禱可視為自己的屬靈操練;在教會層面,我個人認為有特殊的需要和目標時,教牧和信徒們一起禁食禱告,是集體專心尋求神心意的台階。不過無論禁食與否,個人或集體藉祈禱謙卑自己,是表達我們倚靠神、看重神、尋求行在神的旨意和引導上;並渴望透過祈禱,與神的關係得以進深。無論個人或教會群體,藉禱告在屬靈生命上有所突破、重整、更新、復興,都是個人或群體生命得以轉化的重要關鍵。

身為基督徒,我們蒙上帝呼召去盡心、盡性、盡意、盡力愛主、愛鄰舍(太22:37,39),保護弱勢社群、貧困者、受壓迫的人(路4:18)。城北華人基督教會蒙上帝厚恩,於2017年開始與聖靈教會(Holy Spirit Church)合作,透過加拿大私人贊助難民計劃,接待七個敘利亞家庭。對我們來說,接待他們來到加拿大,是一個嶄新、讓人學習謙卑服侍的經歷。主在許多方面擴張我們的境界。首先,神讓我們看見:

1. 當教會樂意奉行使命,就會得著學習體驗城北華基明確而迫切的召命之一,就是開展華人以外的族群。這也是全教會使命的新里程——我們要踏上「宣教在毗鄰」(Mission at the Door Step)的新方向。我們的弟兄姊妹已準備就緒,離開安樂窩,體驗跨文化使命。我們不懂他們的語言,不熟悉他們的文化;卻甘心樂意,學習去愛和服侍這群敘利亞新移民。

這些敘利亞家庭抵達加拿大前,我們已經與聖靈教會的牧者Pastor Ihsan組成夥伴團隊,並邀請聖靈教會的兄姊協助傳譯,同時藉著谷歌(Google)翻譯,開始用WhatsApp跟他們溝通。我們對他們的愛是透過祈禱孕育出來。在他們踏足加國之前,我們已經開始在教會祈禱會、團契和小組聚會中,逐一為每個家庭的需要禱告。

對於一個樂意奉行使命的教會來說,這確實是一個美好的學習體驗。我們抓緊異象,踏上征旅;然後,神擴張我們的境界,一步步帶領我們繼續前行。

相比人類其他的痛苦,「抑鬱」確實像個無底深淵,使人陷在無邊際的痛苦中不能自拔;甚至連身邊的親人也感到徬徨無助。抑鬱是常見的情緒狀態,令人產生負面的感受、思想和行為,影響個人作息生活。不論是否基督徒,都可能患上抑鬱,陷在情緒低落的幽谷而感到絕望、無助、欠缺、灰暗、沮喪、悲傷、疲倦乏力、沒精打采,思想和注意力無法集中,甚至不願意活動1。

好消息是抑鬱可以痊癒、可以好過來的!我們可以鼓勵身邊的人,他們低落的情緒總會過去,幽谷的盡頭總有出路,生活可以重返正軌,享受正常活動。作為同行者,你我如何堅固這些幽暗的心靈?在輔導的經驗中,我發現沮喪的人經常帶著低落的自我形象,傾訴中更不時呈現內疚、羞愧和自我批評。無論抑鬱有何成因(生理、心理、精神、遺傳、個性、環境等因素2),我們都要鼓勵他們尋求專業人員的輔導和幫助。

沮喪失意的人希望低落的情緒很快消失,心情每天好過一點,但這不是首要關注的事。我們要關心是如何給受助者有盼望和安穩(well-being)的感覺,並鼓勵對方有信心和耐心面對生活。我們要理解,在抑鬱背後經常涉及複雜的問題,沒有快速處理或容易解決的方案,故此忍耐是必須的。重要是我們能否做個積極的聆聽者,成為恆切鼓勵別人的同行者。

透過以下個案剖白,看看你我作為同行者,可以怎樣鼓勵身邊處於抑鬱的她。*

同居有何不妥?

Written by 陸馬潔慈牧師
08 六月 2017
Published in 陸馬潔慈牧師

抗衡錯綜複雜的男女關係

可否先同居,後結婚?

美寶鼓起勇氣問輔導員:「我和男朋友都來自破碎家庭,我們不想看見自己日後的婚姻以離婚收場;我們可否嘗試彼此相處和適應,先同居生活,然後才結婚?」這個提問也許是一些年青人隱而不宣的疑團。

有些年青人對婚姻中的盟誓、長久的夫妻關係,以及一生一世的結合,都抱著疑陸馬潔慈惑不信的態度。事實告訴我們,一半的婚姻都以離婚收場,所以不少男女都寧願尋找不同的性伴侶,認為同居生活是個好主意。惟美國維珍尼亞大學,婚姻研究項目主任 Dr. Bradford Wilcox 清楚說明:「許多情侶表示在選擇安定的婚姻生活前,總想試試一起同居的日子⋯但是他們不明白男女雙方一旦有消費者的心態,那就削弱婚姻的神聖和功效,為自己打開痛苦、分手和關係中止的大門。」1

2017年的預苦期將於3月1日開始,直至4月15日結束,我們會怎樣作好準備呢?預苦期(Lent)在復活節前40天,從聖灰節的周三開始,到聖周(Holy Week)的周六結束;其中六個星期日不計算在內,因為每個主日都代表一個「迷你復活節」(mini-Easter)。預苦期是自我省察、悔罪,慶賀主耶穌勝過罪和死亡,從墳墓裡復活。

我願分享一些經驗之談,鼓勵華基教會的弟兄姐妹無論個人、小組或團契,今年在復活節來臨前,一同克己靜思,好好迎接預苦期。

我與城北華基教會的信徒在2013年,有「踏上各各他路上」40日個人靈修讀經旅程,透過禱告、讀經、敬拜、自省和認罪,一同思念主耶穌在十架捨身所成就的救恩,並預備自己和全體會眾的心,迎接復活節的來臨。

在40日的讀經旅程中,幫助我清楚知道自己是個罪人,需要主的赦免和救贖恩典;透過每天的敬拜、認罪、默想、禱告,學習把憂傷痛悔的心,轉化為對主的感恩和生命的活力。期間我刻意每日為自己預留一個禱告的空間,在自省、認罪、默想中,祈求聖靈幫助我,倚靠復活主得勝的大能,克服生命中的誘惑和軟弱,使我能經歷在基督裡的真自由。從那一年開始,我每年都有預苦期屬靈操練的習慣,點燃激發我對主的愛,並進深我與耶穌基督的關係。克己靜思屬靈成長有四個向度:

神不要人獨自走人生屬靈之旅,而是要我們與人結伴同行。不過,信徒常有一種誤解,認為屬靈生命是「我與神」(God and me)之間的事。只要「我與神」有親密的關係,屬靈生命就是圓滿,我就是個「屬靈人」;我不需要其他人,有神便足夠。但神的心意並非這樣,神不是要你我作個「獨行俠」,獨來獨往的基督徒,而是與人同行。我們需要屬靈摯友,並透過群體生活去培育摯友關係。讓我們努力在華基教會建立摯友,透過摯友(FRIENDS)這個英文字,在七方面學習建立和好關係見證神。

建立人生摯友

Building ‘Friends for Life’ (創2:18)

神創造人,是要讓我們享受友情和夥伴的關係。祂創造天地萬物,看著都是好的,惟獨一樣神看來不好的事,就是亞當孤獨無伴。耶和華神說:「那人獨居不好,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。」(創2:18)這段經文雖然是指向婚姻;不過,亦說明了人需要夥伴同行,好使我們的生命得以完全。這是神呼召人與人共步同走屬靈成長路的原因。

祈禱中的相遇

Written by 陸馬潔慈牧師
12 二月 2015
Published in 陸馬潔慈牧師

在不同的屬靈操練中,祈禱似乎最容易叫人沮喪(當禱告未蒙應允);但同時亦是最令人感到興奮(當經歷神的手介入個人的生命)。

許多時候,我們知道要向神祈禱,卻只有少數人能持之以恆地建立禱告的習慣。我們有時容讓自己閒散不禱告,即使勉強自己去祈禱,禱告時有種種雜念在腦海中盤旋;甚至禱告完畢,我們也會懷疑上帝是否垂聽那微弱不濟的祈禱?那麼,我們該怎樣看祈禱?

讓我們從不同的角度,看看祈禱是甚麼?禱告是:

父母的內在反思

Written by 陸馬潔慈牧師
14 四月 2014
Published in 陸馬潔慈牧師

父母的內在反思

致年青人的家長

管教兒女向來不是一件容易的職事,特別是管教青少年期的子女,更讓父母費盡心力。有人以「沸騰中的水壺」來形容青少年兒女,美國一本傳統字典(”American Heritage Dictionary”)用「突如其來,不可抗拒,令人震驚的舉動,霎時間令許多人受到影響。」(A sudden, overpowering terror, often affecting many people at once.) 來形容今日的青少年,視他們為令人恐慌的一代。

談「心」:心的聆聽

在生活中,誰是你的傾訴對象呢?你有否期待有人能好好聆聽你傾吐心事?

一個好的聆聽者在別人傾訴時:他會安靜的細聽,不打斷對方的話柄、不批評指責、不強加意見,亦不作反駁。上帝便是這樣一位願意聆聽的神,在你要祈禱時,祂正等待著傾聽你的心聲。

有些人很著意自己怎樣祈禱,特別與人一起禱告時,他會介意別人怎樣看自己?怎樣評價自己的禱告?有這種觀念的人,很容易落在「剪栽」禱詞、「審核」所說的話、「衡量」自己表達禱告的陷阱中,甚至因為覺得自己:做不到,不禱告了!無怪乎祈禱有時變成了壓力。這些錯誤的心態,全因為我們關注的焦點是禱告的表達方式和別人的看法,多過於我們向神傾心吐意。我們不覺地將祈禱的聽眾,由「神」錯放在「人」身上,即是介意別人的評價過於向神傾訴。若是這樣,我們又怎能享受祈禱呢?

「熱戰」與「冷戰」是夫婦在衝突處理中常見的現象,持續地影響夫婦關係。

上期已討論過「熱戰」(Escalation)蠶蝕夫婦心靈和「暫停」的藝術,今期續談「冷戰」。

「冷戰」(Cold War)是夫婦在衝突處理過程中,常會出現的相處形態,他們容許自己以「逃避」(avoiding)或「退縮」(withdrawing)的態度作回應,不願意參與、拒絕討論問題所在;並將自己與配偶的關係,冰封在「冷戰」的冰櫃和冷藏庫內。夫婦間「冷戰」的出現,可以簡單到從談話中抽離,避而不談地「轉身離場」,或者在討論過程中不主動參與;甚至進一步,刻意避開任何談及某些話題的機會。凡此種種舉動,都對夫婦彼此間的信任和關係帶來負面的影響。

「熱戰」與「冷戰」是夫婦在衝突處理過程中,常會出現的兩種相處型態,且持續地影響著夫婦彼此間的關係。

「熱戰」(Escalation)是夫婦容許自己在面對衝突時,以否定的態度和憤怒作回應;並容讓自己的情緒好像火山般爆發。許多時候,夫婦在小事上有磨擦和爭執,卻愈演愈烈,最終演變成苛刻、傷害性嚴重的人身攻擊。相反地,在「冷戰」(Cold War)中的夫婦,他們卻容許自己在處理衝突時,以逃避和退縮的態度作回應,不願意參與、甚至拒絕討論問題所在;並將自己與配偶的關係,冰封在「冷戰」的冰櫃和冷藏庫內。「熱戰」、「冷戰」都是婚姻殺手,不單破壞夫婦關係,更直接影響家庭和諧和下一代的成長,是必須正視的事。

生死抉擇

Written by 陸馬潔慈牧師
09 五月 2012
Published in 陸馬潔慈牧師

我曾經從事護理工作廿多年,其後蒙神呼召作教牧,在聖職牧養輔導的經歷中,我深深體會病人家屬在摯愛親朋病危時,心情矛盾至極。他們一方面知道人為的方法很有限,雖然能勉強延續病人殘存垂危的生命,最終卻仍然要步向死亡;另一方面,他們想到只要病者存留世上,就應該竭盡所能去搶救,但心底裡卻害怕在過程中,加深病人肉體的痛苦與心靈上的折磨。

醫療系統救治

現代醫療科技日新月異,醫護人員許多時候都用複雜而精密的醫療器器材,延續病人的生命,例如心臟電激器(Defibrillator)使幾乎停止的心臟再次跳動,讓病人有起死回生的復甦;呼吸機(Respirator)令病人的肺呼吸量增加,有呼吸就有生氣息;而一般人較為熟悉的靜脈注射(IV Infusion廣東人俗稱吊鹽水),讓不能進食或不願飲食的病人延續生命。其他不同類型的儀器,譬如洗腎機代替腎臟的排泄功能等,形形色色,都能促進病患者體內各種功能繼續運作。

問:「男大當婚,女大當嫁」,經長輩介紹,父母認可,男女彼此認識,大家都有好感,附合對方要求和條件下談論婚嫁,你認為可以嗎?

對於「男大當婚,女大當嫁」,《聖經》亦說:「那人獨居不好,我要造一個配偶幫助他。」(創2:18)長輩替晚輩男女朋友,讓年輕一代彼此認識相愛,互相欣賞而結合,實屬美事。可是,由戀愛到談婚論嫁的過程中,關鍵是「瞭解」,瞭解自己及瞭解對方,以及明白維繫美滿婚姻的重要因素,才能為成功婚姻作好準備,故此,談戀愛是必須的。

認識自己和對方,包括:

  • 認識彼此的性格、個性特徵、習慣、為人、取向等  — 瞭解對方是個怎樣的人?

  • 認識彼此的學歷、才智、處事方法、作為模式等  —  瞭解彼此待人接物的模式,對壓力的反應等,想想我們匹配嗎?我能接納他/她的優點、缺點嗎?

重組家庭神憐憫

Written by 陸馬潔慈牧師
17 十一月 2010
Published in 陸馬潔慈牧師

在這個後現代的社會,婚姻制度瀕臨瓦解,家庭正面臨嚴峻的考驗。

離婚越來越普遍,單親家庭湧現,甚至基督徒也避免不了這些沖擊。事實上,不少基督徒夫婦正面對嚴重的婚姻危機。因離婚、喪偶、失婚、家庭破碎,錯綜複雜的關係,帶來再復合、再婚的家庭也同樣越來越普遍。

不同的家庭型態,如雙親、單親、混合型的家庭(Blended families),在社會、工作場所、學校、甚至教會中出現。你留心觀察,身邊總熟悉幾個不一樣的家庭組合。既然教會是基督的身體,作為主內肢體,如何陪伴這些家庭同走人生路呢?

Paula 的疑問

Paula 因離婚、再婚,組織新家庭而尋求輔導。一位基督徒輔導員問她:「過去你與前夫在信仰上,對神(上帝)有多認真?是兩個人都重視基督信仰?還是只有一人看重?抑或兩個人都不看重呢?」「你現在組織新家庭,你與現時的配偶在信仰上的看法又怎麼樣?」

Facebook Image

華基聯會

相愛合一 . 培訓門徒 . 增長植堂 . 普世差傳 . 社區關懷

地址: 2750 14th Ave., Suite G-05, Markham,
ON L3R 0B6

Tel: (905) 479-2236   Fax: (905) 479-2232
E-mail: admin@acem.ca
Website: http://www.acem.ca

Contact Us

Required *

  Refresh Captcha  
   

K2 Log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