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健華牧師

問: 舊約常有意味深長的歷史故事,也有美妙詩章,但是有時詩辭或歷史事蹟常對仇敵有殘酷的咒詛或殺戮,太可怕了!要如何理解這些經文呢?

答: 我去年在成人主日學教授《約書亞記》,其中遇上一個相當複雜的問題,要考慮的因素亦不少,就是殺戮的課題。

當耶利哥的城牆塌陷後,以色列人「把城中的一切,無論男女老幼、牛羊和驢,都用刀殺盡。」(書6:21,新譯本)這樣做是遵照神的吩咐:「在耶和華你的神賜給你作產業的這些國民的城巿裡,有氣息的,連一個你也不可讓他活著;只要照著耶和華你的神吩咐你的,把赫人、亞摩利人、迦南人、比利洗人、希未人、耶布斯人,完全滅絕,免得他們教導你們學習一切可憎的事,就是他們對自己的神所行的事,以致他們得罪耶和華你們的神。」(申20:16-18 *)

新時代 新思維

Written by 何健華牧師
07 五月 2018
Published in 何健華牧師

新時代 新思維

在不同平台終生學習神的道

在新世紀資訊網絡世界,有人對教會舊有傳統的《聖經》學習模式存疑,認為主日學、查經班等應否轉型、更新或被取替,以便迎向現代人新時代、新思維的挑戰。筆者曾見過有教會在牆壁當眼處,列舉信主不同年期應該閱讀屬靈書籍的名單,這反映教會對信徒成長也有很高和劃一的期望。

追溯二百多年教會歷史,基督教宗教教育一直是教會重視的事工,主日學始於1780年7月,由雷克斯(Robert Raikes)在英國設立,當時是回應社會問題,為6至12歲兒童提供免費教育,後來啟發教會看重宗教教育,延伸成人一起學習。多年來許多教會都設立不同體系,在信仰和生活各方面,有系統地培育信徒靈命成長,有別於社會上的學校教育。既然是系統教育,就要有完備的課程,背後理念在於傳授基督教信仰真理,建立信徒屬靈生命,在見證和事奉上有所裨益與長進。然而對新一代信徒來說,這種由教會制定,仿如學校著重知識傳遞的嚴格體系,年輕人普遍不大接受,反而渴望尋找人生的意義。

重尋屬靈真義

Written by 何健華牧師
26 九月 2017
Published in 何健華牧師

改教運動對後現代教會的啟迪

今年是馬丁路德宗教改革五百週年紀念,城北華基教會安排了一連串的活動,其中的高潮是邀請了林榮洪博士主講「16世紀改教運動風雲:探討改教運動的前因後果及對後現代教會的意義」。印象最深刻的,是講座中最後一講「改教運動與後現代教會」。

在充滿懷疑、反權威和非常自我的後現代世代中,改教運動的四個肯定可以是當頭棒喝,叫在大海洋中迷失了方向,被一個個浪潮翻來覆去的人們帶來了曙光和出路,將信仰重新建立在神的應許上,肯定耶穌基督救恩的永恆價值,以致今日的信徒「可以大受鼓勵,

去牢牢抓住那擺在我們前面的盼望。我們擁有的這盼望,好像靈魂的錨,又牢固又可靠。」(希6:18-19,《新漢語譯本》)

辨析真偽!

Written by 何健華牧師
09 八月 2017
Published in 何健華牧師

異端邪教無處不在

在新約《聖經》的書信中,有多處的經文都明顯地提到,要慎防假教師及他們的教訓,其中使徒彼得更宣稱古往今來,異端和使人滅亡的學說都會經常出現:「從前有假先知在民眾中間出現。同樣,你們中間也將會有假教師,他們會暗中引進使人滅亡的學說,甚至否認買贖他們的主,使自己迅速滅亡。許多人會隨從他們淫蕩的行為,於是真理的道路就因為他們的緣故而遭到毀謗。他們因為貪婪就用虛構的話在你們身上打主意。」(彼後2:1-3a《新漢語譯本》)

作為時代的信徒,我們今日面對的攻擊、邪教和似是而非的道理特別多,怎能知道誰是誰非?我們務要隨時儆醒禱告,穿戴神所賜全副的屬靈軍裝,更求神賜予辨析真偽的智慧,堅決抗拒無處不在的異端邪說,與各類新興歪理或宗教劃清界線。

教會年的回想與靜思

Written by 何健華
23 二月 2017
Published in 何健華牧師

回想當年

談到「教會年」,這叫我不自覺回想那段由未信、初信,到屬靈成長的經歷。在中學期間,一些舊同學帶領我參加不同宗派的教會活動,最後我留在一間著重禮儀的教會。正因為在這間教會聚會多年,我認識甚麼是教會年、三代經題1、不同節期,並隨著節期有不同代表的顏色轉動等等。

環繞基督

在香港母會薰陶下,我對教會年的節期特別敏銳,無論是將臨期、聖誕期、顯現期、預苦期、復活期和聖靈降臨期,都讓我思念耶穌基督在世上的不同事蹟。每年周而復始想起基督的生平,由降生、受死到復活,也反省信徒如何在基督裡有生命成長。

問:《箴言》教導我們要遠離惡者,主耶穌卻說要進入罪人中,因有病的人才需要醫生。這樣的說法豈不是很矛盾?

答:《箴言》的教導有如處世格言,讓我們能夠接受勸戒,有智慧地處事做人,因而踏上正確的人生道路上。《箴言》集結了多位作者的智慧結晶,都是生活的教訓、規勸和警句,目的是叫世人活得有智慧,行事公義和正直,過著敬虔的生活;書中更指出敬畏神就是智慧的基礎。在人生的道路上,務要選擇智慧,離棄愚昧,得著生命的智慧,存敬畏神的心而活。

一生有主恩手拖帶

Written by 何健華牧師
14 四月 2014
Published in 何健華牧師

我自信主後,總不讓時光輕輕地流逝,因為我深信神在每個信徒身上,必定有祂美好的旨意和計劃。我不斷尋求神的心意,我應當作甚麼事;然而,更要緊的是成為一個怎樣的人,才能與所信的福音相稱。就是這樣,我的人生加添了一份使命感和大方向,神亦一步一步引導我前面要走的每一段路。

生命原是一個歷奇

相信耶穌不單叫我積極地過活,更使我愛上了閱讀。我曾在教會團契擔當過圖書管理一職,除了管理屬靈書籍外,也要時常推介好書;我的閱讀興趣也這樣慢慢的建立起來。透過一位團友的指點,我開始愛讀 Paul Tournier的書,尤其是 The Adventure of Living,對我影響至為深遠。他說神是一個冒險與探索的神,祂的創造充滿色彩、創新和活力。作為被造的人,我們當然也帶有祂的冒險和創作動力。

學做好牧人的反思

Written by 何健華牧師
12 三月 2013
Published in 何健華牧師

耶穌說:「我是好牧人,好牧人為羊捨命⋯我是好牧人,我認識我的羊,我的羊也認識我。」(約10:11,14)主耶穌以「為羊捨棄生命」和「認識我的羊」作為好牧人的準則,因為牧羊人與群羊有著不能分割、生命相連的關係。

回想年輕時閱讀《以西結書》:「主耶和華這樣說:以色列眾牧者有禍了!他們只顧牧養自己。牧者豈不應當牧養羊群嗎?你們吃脂油、穿羊毛、宰肥壯的羊,卻不牧養羊群。瘦弱的,你們沒有養壯;患病的,你們沒有醫治;受傷的,你們沒有包紮;被趕散的,你們沒有領回;迷失的,你們沒有尋找;你們反而用強暴嚴嚴地管轄牠們。牠們沒有牧人,就分散了,作了田野一切走獸的食物。」(結34:2-5)[新譯本] 當時我真是知其然,而不知其所以然!

今日我蒙召身為牧者,這段經文卻對我極富意義,是我牧養事奉的提醒。我當如何牧養主所託付的群羊呢?我的生命與他們有交流嗎?我真認識他們、欣然看見他們生命長進嗎?我是做合神還是合自己心意的牧養呢?

靈恩運動的回顧與反省

Written by 何健華牧師
09 十一月 2011
Published in 何健華牧師

「靈恩」對不少教會來說,是一個相當敏感的課題。為著有一個較全面的看法,我們必須尋溯整個靈恩運動的歷史,衡量當中興起的原因,以及對教會發展所帶來的影響,而最重要的是,從中得著反省,勇敢正視實況,堅守基督交付教會的使命。

復興抑或異端

靈恩運動可以追溯至第二世紀(A.D.172)孟他努主義(Montanism)的產生,當時有孟他努(Montanus)和追隨他的兩位女先知,百基拉(Priscilla)與馬克西米拉(Maximilla),認為教會將踏進「聖靈的時代」,按聖靈的感動發出預言,並自稱是聖靈的「代言人」,這便成為第一個所謂「靈恩」運動的團體。

孟他努主義興起的背景是使徒離世後,教會缺乏有動力的領袖,因此信徒群體失卻了活力,崇拜生活變得枯燥乏味,不少信徒也沒有熱切盼望主的再臨。在某個程度上,孟他努主義是一種教會的復興運動,重視聖靈的工作。大公教會不能接受孟他努式在即興和狂喜下,作出內容含糊和貧乏的預言,有時亦變得瘋狂而失去理性,故被列為異端。然而有關聖靈的教義,卻成為大公教會要正視的課題。

基督立下了榜樣

Written by 何健華牧師
09 十一月 2011
Published in 何健華牧師

剛讀畢潘霍華(Dietrich Bonhoeffer)《作門徒的代價》(The Cost of Discipleship)一書,讓我更深體會何謂跟隨基督。基督徒時常掛在口邊的大使命,就是去使萬民作主門徒,究竟「作主門徒」的真正意義是甚麼?作門徒又有何代價呢?

無價的恩典

論到作門徒的代價,潘霍華首先提出神的恩典已經預先支付了,而且是無價的。原來作門徒不在於人要付出甚麼代價,因為神的兒子為此已付上了生命。基於此,人根本無需與神討價還價,只要絕對地順服神,正如基督絕對順服神一樣。否則,我們就完全不領會神的恩典,更談不上已經掌握作門徒的真正意義。

若然恩典與作門徒是緊緊相連,我們就必須探討作門徒的恩典觀。潘霍華指出恩典被誤解而變得廉價,假若教會宣講不需要悔改的赦罪、沒有向受洗的信徒執行教會應有的紀律、不要求信眾先認罪才領聖餐,神的恩典就被偏低了。既然門徒是以重價的恩典買贖回來,就不能輕看基督的捨己,因為沒有基督、沒有十字架、沒有門徒應有的回應,恩典顯然就不再是恩典了!無怪乎潘霍華在書中的語氣是何等嚴厲和絕對。主的門徒要以嚴肅的態度回應基督向我們作的呼召,並以絕對的順服,緊緊跟隨祂,做主真正的門徒。

《聖經》中有永生?

Written by 何健華牧師
09 十一月 2011
Published in 何健華牧師

中國傳統文化教導我們開卷有益,特別所謂《四書》、《五經》,一直以來享有崇高的地位。倘若我們以同樣的心態對待《聖經》,它的超然地位便無可置疑,問題在於研讀《聖經》的主要動機是甚麼?耶穌向當時代的猶太人,特別是那一班自以為是、敬虔的宗教領袖發出挑戰說:「你們研究《聖經》,因為你們認為《聖經》中有永生,其實為我作證的就是這《聖經》,然而你們卻不肯到我這裡來得生命。」(約5:39,40)﹝新譯本﹞

殷勤查考

誠然,耶穌所針對的,並非他們以殷勤的態度去查考《聖經》。「查考」代表著找尋和細心的研究,在猶太人中,這是一個長期慣性的行動,已經成了他們生活的一部份。事實上,他們努力詮釋《聖經》,以及口述傳統,最終是希望能夠蒙神的悅納,他們的想法是:越是多多研究,就能夠越有生命。

今日教會同樣容易墮入這個陷阱,我們推行讀經運動,鼓勵查考《聖經》,甚至是深入地研究《聖經》。大概是認為越多研究,自然就會有豐盛的生命,於是翻查大量的研經資料,涉獵眾說紛紜的《聖經》注譯,不過,徒有知識弄到頭昏腦脹,那有生命可言!

Facebook Image

華基聯會

相愛合一 . 培訓門徒 . 增長植堂 . 普世差傳 . 社區關懷

地址: 2750 14th Ave., Suite G-05, Markham,
ON L3R 0B6

Tel: (905) 479-2236   Fax: (905) 479-2232
E-mail: admin@acem.ca
Website: http://www.acem.ca

Contact Us

Required *

  Refresh Captcha  
   

K2 Login